白杨网
融合服务门户| 登录| [ENGLISH]

杨杰 王淑月|人民美学:融媒时代文艺发展的新形态

来源:《南京社会科学》2024年第3期 ?? 2024-03-27 ??作者:杨杰 王淑月 浏览量:14

[摘要]人民美学范畴的诞生是中国式文艺现代化发展的历史与逻辑必然,是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美学观点与历史观点”相统一的时代化、中国化崭新成果。人民美学是融媒时代人民全方位、沉浸式参与的“人民的美学化呈现”与“美学的人民化表达”双向建构的文艺新形态,具有人民主体的在场性、文艺理念的媒介性、艺术表现的技术性特质,表现为与Sora、Claude3、AIGC等人工智能技术的迅捷、深度融合,展现出新时代人民文艺生产主体的一元与多元、文艺传播的互动与融通、文艺接受的主动与再创造的未来发展态势。 

[关键词]融媒时代;人民美学;媒介化;互动性


人民美学源于文艺人民性,具有鲜明的中国色彩。从文艺人民性到人民美学的嬗变,既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在不同时代的理论结晶——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成果,构画出中国式文艺现代化历史进程的鲜明特色;同时,又是新时代中国社会现实与当下融媒科技赋能(譬如OpenAI推出的AI视频生成模型Sora技术)语境下相互作用的产物。“互联网+”及其数字技术驱动下的自媒体、流媒体迅速涌起,不仅改变了社会结构,更使得各式各样极具审美化的文艺新样态“飞入寻常百姓家”,呈现为文艺媒介化转向:文艺主体走向多元化,传播互动走向深度化,审美体验走向沉浸化——在深层次上重构了人们的文艺观念和思维模式,颠覆了传统的文艺观念。从社会历史环境看,世界百年变局加速演进,中国社会当前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人民的精神需求日益增长,人民需要文艺,文艺离不开人民,同时,中国需要不断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融媒为当代中国文艺发展注入新的生机与活力;从文艺未来发展方向看,作为文艺主体的人民与当下媒介深度结合,全方位增强介入文艺活动的能力,网络剧、短视频、网络综艺等文艺新样态,既是人民群众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形式,也是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利平台和有效路径。总之,人民美学是时代所需、人民所盼,也是新时代建设中华民族文艺新形态的切实可行之策。



一、人民美学: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的当代形态


文艺作为一种相对独立且自身具有独特规律的以实践—精神方式审美关照世界的活动,与现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新时代的文艺状况,“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改变了文艺形态,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艺类型,也带来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的深刻变化。由于文字数码化、书籍图像化、阅读网络化等发展,文艺乃至社会文化面临着重大变革”,一方面需要以审美视角审视文艺,尊重其自身发展规律,另一方面也必须认清楚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的现状,这是人民美学诞生与发展的必然逻辑。人民美学,就是运用历史的观点与方法,将人民置于当下中国社会历史具体现实进行分析,揭示其作为文艺的审美主体、审美客体及其之间形成的辩证关系的特质。人民美学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最新成果,具体呈现为三个必然性:文艺自身发展规律的必然性、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和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的必然性。

文艺自身发展规律的必然性,是指人民美学是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美学观点和历史观点统一的当代中国文艺理论的必然形态。美学观点和历史观点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能等同于“内部”与“外部”以及“内容”与“形式”等简单二元对立甚至割裂关系,而是辩证统一,偏倚或缺失任何维度都会使文艺发展滑向片面化。当以美学观点观照文艺时,离不开历史观点与方法,即以发展的、联系的眼光将“人民”范畴纳入新时代的社会历史条件中进行分析,关注到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物质累积快速提升,外来文化不断涌入和媒介技术日新月异等因素对作为审美主体的人民的文化观、媒介观、价值观的影响,在复杂的外部环境中揭示出作为审美存在的文艺特质以及其深刻的社会历史意义;当以历史观点研究文艺时,必须关注到文艺是作为人类特有的社会实践方式之一的审美活动,这决定了其审美关系具有不同于其他实践方式的自身规律:文艺是一种认识美、欣赏美、愉悦美和创造美的活动,文艺要求审美主体采用符合审美活动特点的“美学观点”作为研究方法,运用相关的文艺理论、美学思想分析实践主体的审美本质力量所形成的实践客体、实践客体特征及其主客体所形成的特殊的审美关系,避免将文艺异化为时代、政治的传声筒。“美学观点和历史观点”辩证统一关系的根本在于其逻辑起点是“人”,具体到新时代中国社会实际,文艺主体就是人民。人类社会发展呈现为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历程,人的本质特征在于自由,“个体”的自由发展是作为集体概念“人民”获得自由发展的前提和条件,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化扩大,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多元化格局日趋明晰,人民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持续提升,审美趣味随之日益提高,期待高品质文艺精品的主体选择性呼声愈发强烈,实现马克思主义畅想的“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跃进必然高度重视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以“美学观点和历史观点”作为文艺的更高标准和更高追求,才能真正实现丰富人民精神世界,促进物与人的和谐发展,追求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实现人的全面解放之目标。

历史发展的必然性,指人民美学是对之前文艺发展中存在的“政治极端化”与“审美极端化”误区的双重纠偏。“政治标准”和“艺术标准”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进程中两个重要维度,在艺术实践过程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衡。新时期文艺审美性的倡导和复归是扭转过去文艺过度政治化和单一化强调意识形态属性的偏颇,纠正文艺机械反映论的问题,将文艺从政治话语桎梏下解放出来的举措;但同时,纠偏的极端化又在一定程度上滑向将审美性视作文艺唯一本质规定性的过度审美化的窠臼,其实质是以一种极端反对另一种极端,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文艺的政治标准与艺术标准之间辩证统一问题。而人民美学则强调感性与理性、肉体与精神、个体与社会等诸多因素的辩证和谐统一。首先,人民美学科学地把握文艺的本质特征。文艺是审美主体对审美客体以“实践—精神”方式的把握,这决定了文艺的本质属性是由审美主客体之间形成的审美关系所决定,是审美反映和审美建构的统一。融媒时代审美主体呈现出审美理想更高、审美观念更新、审美情趣更丰富、审美心理更复杂、审美感受更强烈的诸多特征,这使得文艺与媒介技术、文艺与社会历史等诸多因素同处于多层次、多维度的关系之网,而媒介技术、社会历史等又是文艺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其相互作用共同决定着人民文艺的本质特征,昭彰着人民这一主体审美意识的重要性。其次,人民美学以文艺学和美学的交叉融合视角解决文艺的审美性与美学的人民性双向逆反交互构建问题。借鉴文艺学重视文艺与社会生活关系的特点,坚持文艺是对人民现实生活反映这一基本唯物史观原则,同时又汲取美学长于对文艺审美性、主体审美建构和以文艺审美反映视角探讨的优势,将两者辩证统一:既注重对文艺与外部社会关系的强调,又充分肯定文艺活动中人民的主体性地位,坚持文艺是对客观世界的反映,坚定文艺主体的建构性,既强调文艺的反映是主体建构的审美反映,又突出主体的建构是以文艺对客观实际的反映为基础和前提的审美建构。可见,作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马克思主义美学中国化的当代形态的人民美学,是文艺理论的美学化与美学的文艺理论化双向建构的结果。再次,人民美学还关注到当前文艺发展的审美化与媒介化已经融入人民社会日常生活,也就是说,日常生活审美化、媒介化趋势已经成为历史发展的潮流;而且,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媒介与人民日常生活的关系愈发紧密,衍生出各种新的审美样态,“媒介化”的日常生活为审美提供了异彩纷呈、令人不暇的审美内容,一触即达的审美领域和底蕴深厚的现实生活,人民美学将人民生活的“媒介化”“审美化”转向纳入审美体系,与时俱进地以文艺的高质量发展提升人民日常生活品质,当然,这也有助于在融媒时代构建起思想内涵更为丰富、话语阐释力强劲的文艺美学理论。

文艺当代发展的必然性是指人民美学是新时代文艺当代新形态。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社会历史主体,自然也是文艺的主体。“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念、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马克思主义正确揭示了人民、实践与历史的关系,将其理论扎根于坚实的历史唯物主义。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不断夯实现代化的物质基础,不断提升人民幸福生活的物质条件。社会主义文艺只有高质量发展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这就是说,“坚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是新时代文艺发展的现实必然性。首先,社会主义文艺本质就是人民文艺,人民美学是人民文艺更先进、更高级的当代形态。“人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把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对象,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构造”,美的规律即自由的规律,人民对美的追求就是对自由的追求,马克思主义的最终追求是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可见,人民美学是指向“美的规律”的自由王国。其次,人民既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也是评价文艺的尺度,“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要热爱人民”。人民美学立足于新时代中国社会现实,以其所处的历史时代精神为思想内核,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文艺。再次,人民美学构建了科学而和谐的新时代文艺新格局。当下文艺的多元并存格局——中国传统诗学美学思想、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西方各种形形色色的理论共同交织——在思想观念、研究方法、探索视角、技术手段上互相对抗、和解、交融,复杂而丰富的立体动态构成众声喧哗格局。然而,这些哲学思想、社会思潮、观念方法和理论派别并非平行并列、等量齐观,而是有着高低与优劣之差、真理与谬误之别,人民美学秉持文艺人民性理论,积淀深厚的人民性理论资源,并与时代生活同频共振,为解决文艺的现代化转向、文艺实践的创新发展提供崭新的观念。人民美学不断汲取不同文艺理论资源,立足融媒时代语境,借力媒介技术,营造美轮美奂的文艺呈现,真正为人民提供了审美化的精神文化样态。

概言之,人民美学是中国式文艺现代化的历史与逻辑必然结果。纵观中国文艺现代化发展历程,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进程是伴随中国革命发展而得以不断推进和逐步深化。不同历史时期的文艺人民性各有其倾向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艺人民性范畴和理论,或服务于政治或注重审美,都是特定时期社会与文艺互动作用做出的历史抉择,都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版图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为新时代人民美学的提出储备了丰富的历史经验和理论积淀,历史发展逻辑是人民美学发展的内在逻辑。以文艺自身发展内在逻辑审视,人民美学内部结构中,既包含着文艺给人带来的情感愉悦,也揭示文艺所展现的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主客体审美关系,隐含着文艺理论的美学化与美学的文艺理论化双向建构的结果;从社会历史发展的视角看,人民群众生活的审美化与审美的生活化的历史需求,需要文艺理论和美学理论交叉融合,以人民美学新范畴回应时代新命题。一言以蔽之,人民美学以人民的审美为核心概念,以审美关系视野中的文艺活动各种因素和要素构建起以人民文艺为核心的逻辑体系,对当下人民文艺的性质、特征和功能做出全面而系统的理论把握,其构建路径具体呈现为“人民的美学化呈现”与“美学的人民化表达”两者的双向建构。



二、“人民”美学:融媒时代人民的美学化呈现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变革,社会物质财富的迅猛增长,人民物质生活面貌发生明显改善,已经从经济短缺时代对物质需求的高度渴望、依赖转向了对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的提升。伴随社会经济、文化和教育水平提高,审美理想、情趣的升级和审美视野的不断拓展,人民对于高质量文艺的期待和要求也越来越水涨船高,文艺消费热情蓬勃涌起,而互联网发展与媒介技术革命也使得人民以越来越便捷的方式成为人民美学的主体。2023年8月28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5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79亿人,较2022年12月增长1109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达76.4%,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为10.44亿人,使用率达到96.8%,几近成为全民化应用。数字技术驱动下的文艺改变了传统媒体塑性的文艺同人民之间的创作(生产)、传播(流通)、接受(消费)模式,融媒时代人民与文艺关系呈现出新特质:文艺生产主体的全民化、文艺评论参与的深度化和文艺接受的主动化。

首先,文艺生产主体的全民化是指融媒时代人民掌握数字技能参与文艺创作活动的广度和深度稳步提高。数字技术、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发展降低文艺创作门槛,譬如网络文学非专业化、影像表征的祛魅化,以往专属化的影像生产权“下沉”,形成“人人皆是艺术家”的文艺发展新趋势。文艺创作全民化最具代表性之一的短视频,异军突起,视频技术可供性表现为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依据主题词提供相应的预制视频模板,只需选择、截取日常拍摄的基础素材,便可迅速生成相关主题的短视频、长视频,完成日常生活的视频符号编码与文本叙事,除可供选择的样本模板外,日渐简明扼要的操作界面使非专业人士也能轻而易举进行富有个性化和定制化特性的艺术创作,数字化上传、分发的便捷性让个体成为“讲故事的人”而拥有更多可能性。“社会生活是行动者在不同意义系统中不断实践社会意义并最终实现自我的社会化过程”,李子柒“田园牧歌式”生活影像“出海”圈粉,盗月社食遇记、乌啦啦等博主美食探店助推“淄博烧烤”以及哈尔滨冰雪游火爆出圈,VLOG形式的记录激发出普通日常生活可呈现、可记录、可审美的能力,各行各业通过短视频拍摄将个体的喜怒哀乐“前景化”“电影化”,完成了对现实生活的审美化再造与生成,千姿百态的真实生存状态“可表达”“被看见”,人民在对自身存在意义的考问中寻找生活之美和人生之美,在记录美的生活过程中完成对自身主体性的确认。文艺媒介化将人民从文艺活动“观众”身份推向文艺的“创作者”自身。

其次,文艺评论参与方式深度化是指人民成为文艺评论的“主角”而真正深入文艺实践。媒体平台提供的各类瞬时性、互动性的评论空间、评论手段,促成文艺评论敞开延伸、迭代发展,越来越多的普罗大众通过弹幕、留言、实时评论、表情包等各类方式,随时随地点赞、转发,以此表达态度、参与评论、输出观点,逐步由“因网而生”转换至“向美而评”,增强了人民与文艺本体的多维、多向互动性。以往,传统文艺批评话语权集中于专家、学者群体,同时,囿于传统媒介从撰写到刊发周期漫长的局限,评论者的“不在场”性容易导致批评话语同文艺文本的时空割裂,而以微博评论、直播评论、弹幕评论等为代表的“微评论”以实时即时、短小精悍、通俗晓畅、生动鲜活的特点极力张扬出人民话语的主体特质,将文艺的自身价值判断权交还给大众,人民以“在场”身份直接介入文艺评论;另一方面,公开、可视的评论区,展现出人民作为文艺批评主体的创造力和创新性,发帖、回帖的过程中涌现出众多灵光频现的“神回复”“互联网嘴替”式文艺批评,“颠覆了传统叙事的线性结构,拓宽了叙事的边界,使叙事的方式更开放,叙事的体裁更多样化”,这是对专业性、学理性批评的重要补充——学院、媒体、大众三者批评话语的鼎立和交锋形成丰富的话语场域,有助于文艺批评公共空间的形成。

再次,文艺接受的主动化是指融媒时代文艺接受主体的积极性与参与互动性态势。现代传播语境下,文艺不再是“养在深闺人不知”的孤芳自赏,需要人民以自觉、开放、主动的姿态去做优秀文艺作品的 “孵化器”“催生器”和“再生器”。人民美学让文艺拥抱人民,让文艺走进人民,让文艺与人民“游戏共在”。媒介融合为文艺走向人民、人民拥有文艺搭建了桥梁。一方面,人民群众通过表情包、弹幕、图片、视频、转发朋友圈等各种媒介路径直接参与到文艺活动中,实现与文艺活动同时空的“狂欢”,诸多评论文本与原始文本不断互动,在抒发己见的同时不断挖掘出文艺作品的留白点,人民的关注讨论和优势意见扩散产生的话题、热搜,不断使文艺文本意义增殖,同时也推动文艺作品“破圈”与“筑圈”,文艺接受持续深化和扩展,标志着人民同文艺的深度融合姿态;另一方面,人民的审美热情充盈于文艺接受与文艺评论之中,“声—画—图—文”同屏共震、同艺共在,营造相映成趣、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丰富着文艺的语义场;同时,评论文本之间不断“回复—再回复”形式循环,其实质是文艺文本被他人欣赏与再欣赏、评论与再评论,从而延伸增殖原始文本的审美意蕴,实现文艺“二次创作”乃至多次创作的人民深度介入模式,这种“同屏共在—同屏共享—同屏互动”的同屏共戏模式,促使人们动情地沉浸于“审美共同体”之中。可见,融媒时代的人民,在文艺创作者、文艺传播者、文艺欣赏者和文艺评论者等不同身份之间不断转换角色,文艺也破除静态陈列、单向传播与受动接收的局限。美学的人民性充分体现为:文艺正成为人民主动追求的美的目标与途径。此外,融媒时代人民的美学化表达使得人民与美学高度融合:媒介化文艺为个体搭建可供呈现的自我审美空间,个体影像的大规模书写、个人观点的直接表达和个人审美趣味的选择与消费获得前所未有的解放。表面上看,上述对美的选择与艺术表现具有强烈私人色彩,但媒体融合又将不同个体选择公之于众形成“合力场”,由此,那些具有公众审美认同的文艺被遴选出来。可见,相比原来“人民”在文艺审美关系中身份的他者建构境遇,融媒时代的人民美学让“人民”拥有更多作为美学主体的“在场”“出场”和自我书写机会,文艺与人民从二元化走向融合,缔结和谐共同体。



三、人民“美学”:融媒时代美学的人民化表达


融媒时代美学的人民化表达是指艺术意义蕴含和审美创造都走向人民大众。文艺作品更加注重内容上“垂直深耕”,紧扣当代人民群众的文化精神需求点,形式上“技”“艺”创新,推动文艺生产方式的新颖化与多样化:从时间上突破线性叙事,空间上拓展多元叙事维度,叙事策略与叙事模式的创新契合人民审美情趣的多元化发展趋势,实现了文艺的人民化表达,具体表现为文艺主体情感的集体与个体统一、人民文艺需求的共性与个性的统一、文艺样态的多样变换等三个方面。

首先,融媒时代美学的人民化表达呈现为文艺主体情感的集体与个体统一。这是指融媒时代媒介技术助力文艺,形成个体聚合的“情感共同体”。具体说,融媒时代的文艺通过媒介润物细无声地将不同职业身份和不同年龄群体的人凝聚在文艺活动的公共空间之中——这既源于共同的文化基因、社会集体无意识而激荡人民情感流动形成了一个广大的情感共同体,又基于个体审美情趣视角对文艺符号解读的多义性赋予情动的差异,于是,各种类型的情感转化与情感增值将个体与集体汇聚在一起形成中华民族的情感共同体。这其中,审美化艺术来源于人民,同时,文艺又为人民提供更多情感共同体的积累和积淀。譬如,哔哩哔哩连续五年跨年晚会出圈,网友一致评价“B站跨的是童年的年”“全世界都在催我们长大,但B站依然把我们当小孩”,经典动漫歌曲集锦、热门IP周年纪念、出乎意料的跨界融合、打破次元壁的梦幻联动……文艺符号交织叠加形成了一种情感张力,让受众在现实与回忆时空之间反复挪移与穿梭,进而塑性一个个鲜活而富有独特个体的特殊情感,众多个性化的情感又以线下线上不同平台、不同方式实现千呼百应,由此不断碰撞与融合而构建起集体与个体文艺相统一的主体情感共同体,实现美学的人民化表达。

其次,融媒时代美学的人民化表达呈现为人民文艺需求的共性与个性的统一。作为集合名词的“人民”是以鲜活的众多个体为具体存在方式和组成,因此,美学的人民化具象化为媒介技术赋能文艺对个性化定制需求的满足。以ChatGPT、Sora为代表的新型人工智能文艺,已经初步实现对个体审美主体意愿的把握与生成,即应需生成对应的个性化审美客体,ChatGPT在生成图像、直播助手、信息搜集等领域都已经初见成效,引起世人关注;而2024年2月16日OpenAI发布的首款文本驱动的视频生成模型Sora,更是展现出在同一段视频中构思和生成多个连贯的镜头,并确保角色形象与视觉风格在不同镜头间保持高度一致性的能力,令世界震惊。也就是说,随着人民生活与生成式人工智能艺术的日渐融合,人工智能作为文艺创作的辅助性媒介(甚至某天转化为艺术的主要“生产者”),确实能够帮助艺术工作者进行相关资料的迅速整合、综述和学习,也能够帮助普通人进行知识性学习和艺术性生成,在2024年总台春晚中舞蹈《锦鲤》,就利用AI在舞台上下营造出湖水碧波荡漾,微风激起层层涟漪,一圈圈向湖岸荡去的景象,使观众仿佛置身水中,舞者以飞天之姿化身水中锦鲤,跃动舞台一池春水,“在辅助人类拓展想象空间、增强构思渠道、改变思维方式,以及人机协作促进艺术大众化、审美生活化、消费便捷化等方面,还是大有可为”,这也使个体精神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另一方面,技术视角、后人学视角的介入是对美学人民化的重要推动和补充,也是美学人民化反思的应有之义。人工智能文艺扩展了美学的内容与边界,技术美学引发对技术与艺术的同源性思考,不断提醒着人们重返对美和文艺的本质追问,主体的人与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关系目前多处于“人问机答”单向跟随状态,人输入关键词,机器基于大量数据依赖算法输出“拟像”,尽管逐渐强化自主学习能力并能够生产“美”的艺术,但依旧缺乏“灵韵”,因为“艺术家对社会现实的反映、对客观材料的选取和内容思想的表达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艺术家的风格,而不单单是创作中的艺术技巧和形式”。生成式人工智能之所以“像”艺术,是因为其数据库来源于人的较为丰富的文艺实践经验的积累,可以对过往艺术风格、艺术形象进行抽取、组合和再造性生成;我们之所以称之为“拟”,则是因为AI只能在人类已有的审美经验下进行偏于静态的有限度生成,而难以真正实现艺术创造。而文艺的本质是人在动态的历史发展与社会生活中不断反思,渗透着创作主体真挚的情感,并在泉涌般情感驱动下迸发创作激情,进行审美观念的主体化表达,艺术形象也因人的情感因素变得富有感染力,这也决定着艺术创作始终具有创造性和未来性的本质特征。综上所述,人民美学的发展密切关注当下“人—机”关系互补性与文艺独立性的立场,直面人类—机器、主体—智能、自然—人工等因素的存在与功能,以及多因素、多维度之间交互性作用与影响,尤其是涵括机器主体不可避免地加入文艺活动链条的历史发展趋势。客观说,人类与机器连接的自然辩证法则,丰盈美学人民化的形态。

再次,融媒时代美学的人民化表达呈现为文艺样态的多样化变形,为人民提供丰富的精神盛宴。这是指文艺在媒介融合下获得创造性转换与创新性发展,以丰富形式服务于人民。AR、VR、XR等技术加持下,文艺原初文本完成自身符号意义的叙事重构与艺术再生,以跨文本、跨媒介方式呈现,将艺术审美、仪式表达与历史意识、文化精神、精髓思想巧妙融合,从感官知觉、文化知觉唤醒集体记忆、社会认同,突破圈层壁垒,消弭代际隔阂,由此审美意蕴得以延伸,进而与审美主体重新构建新的审美关系性存在,实现人民对文艺审美感受的实体化、深入化。譬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诞生是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往往具有寓意深广、语言晦涩、宏大叙事等特质,并在不断被文艺史“经典化”过程中流传,高居“神圣化”殿堂,但在当下现实生活中,文化记忆久远化、素材的严肃化、陌生化致使文本叙事现代解码受阻、受限,难以与当下民众形成畅达有效的“能量转换”,致使文化认同感较差,这一瓶颈必然需要现代媒介的文本转换。2024年总台春晚西安分会场,8K/4K超高清转播技术的运用,将整个古城西安变成了一幅流动的唐代立体画卷,大电影《长安三万里》中的IP形象李白跨越时空“出现”于此时此刻的西安古城,与《庆余年》中的“范闲”张若昀一同引领大家共同吟诵著名诗篇《将进酒》;XR+VP电影制作模式融合超高清制作系统、动态分镜预演、虚实光影联动等手段,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诗意具象化;年俗秀《别开生面》则通过TD交互技术与投影技术使非遗面食表演与舞蹈表演同框,美食也跃然艺术殿堂,变成在舞台上活起来的艺术。虚拟技术为代表的新媒介使以纸质媒介为代表的旧媒介得以改革、重组,让传统文化经典文本生成新文本,进行文本再生,新媒介也在吸收借鉴旧媒介的文化资源过程中,实现“再媒介化”“再文本化”,将“历史”之美转换为“当代”之美,人民美学满足审美主体的需求。

总之,智能媒介的加入丰富了美学人民化的审美客体,充盈了新型美学的审美关系。5G、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全息投影等数字技术的成熟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创新性发展找到了切入口,传统文本以全新的美学形象进入人民视野,抖音、哔哩哔哩、小红书等新媒体平台成为国潮崛起的阵地,网生一代成为数字反哺传统文化的中坚力量;与此同时,融媒技术的全面应用,新形态的层出不穷让人不断深思:诸如何为审美本质,何为艺术本质,当审美主体不再是人的实体,当审美客体也不再是人的创作,我们又该如何定义美,在文艺走向人的时刻,人是否能解读文艺与新媒介间的生态等问题,这又为人民美学的正确发展提供文艺理论和美学理论的的指导和支撑。融媒时代,既为人民美学的发展提供绝佳的机遇,同时,相伴而行的问题也在警示潜在的危机。

融媒时代,人民美学真正实现了人民的美学化与美学的人民化的双向建构,文艺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的高度融合,将文艺变成人民的文艺和美学的文艺,将人民变成文艺的人民和人民的文艺,文艺与人民走向新的文艺生态——人民美学。人民美学立足人民的文艺主体性理念,立足从“媒介”到“媒介化”的社会结构转化和历史性趋势,关注人民在文艺生产、文艺接受以及文艺评论环境等种种新变化、新问题,在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上丰富与提升文艺人民性理论。人民美学在文艺审美性与文艺社会性的双重层面揭示出马克思主义美学观点与历史观点相统一的文艺理论与中国文艺实际、与时代紧密结合的可能性、可行性和有效性。人民美学是中国式文艺现代化的新成果,同时,这一富有中国化色彩的文艺范畴也是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不断丰富、深化与当代发展。

(注释,略)


作者简介:杨杰,欧洲杯下单平台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淑月,欧洲杯下单平台博士研究生。



欧洲杯下单平台官方微信
欧洲杯下单平台官方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欧洲杯下单平台